圖書分類

上市新書

圖書評介

唱響老童謠

書評內容

唱響老童謠

作者:燕子

當我拿到《老童謠》系列的時候,暑假在新華書店的一幕,又浮現在我面前:一位年輕的媽媽帶著小女兒來買書,我被小女孩手舞足蹈的神情和清脆的童音所吸引,湊近一看,原來是《唱大戲》。媽媽念,女兒誦,一唱一和,不亦樂乎,甚至有點忘乎所以了。我癡癡的站在那里,思緒拉向兒時的夏夜。姥姥搖著芭蕉扇,我倚在姥姥的懷里,呀呀呀的跟著姥姥念著這首童謠——《唱大戲》。世事變遷,如今只留下淡淡的哀傷和悠長的思念。

可能是童年特殊的經歷,我對《老童謠》有著特別親密的情感。老童謠《月亮月亮明明》、《紅眼綠鼻子》、《從前有座山》、《看谷佬》、《九九歌》薄薄的五本,我卻讀的很慢很慢。因為每讀到一首熟悉的童謠,自己就會不由自主的哼唱,或破涕而笑,或思忖良久。這不是故意要給自己的年輕增加一份滄桑感,我只是想表達《老童謠》傳遞給我的暖暖的親情,那久久沉淀在心中的記憶,重新發酵出的美酒般的醇香。

我想,不僅我會有這樣的感觸,相信還有很多的人會有這樣的共鳴。因為童謠是那么久遠和古老,世界各國、各民族都有童謠,甚至沒有文字的群族都有童謠。據考證,童謠應該是包含在民謠中的,童謠本身沒有明確的范疇和界限,而且代代流傳,創作永無終結,生命力鮮活。周作人在《中國新文學的源流·兒童文學小論》中指出,兒歌起源約有二端,或其歌詞為兒童所自造,或本大人所做,而兒童歌之者。若古之童謠,即屬于后者。《爾雅》,“徙歌曰謠”。古老的歌謠,被兒童接受或模仿,活躍在兒童的口耳之間,逐漸的轉變成童謠。

“凡兒生半載,聽覺發達,能辨別聲音,問有韻或有律之音,甚感愉快。兒初學語,不成字句,而自有節調,及能言時,恒復述歌詞,自能成誦,易于常言。”周作人用簡短的話語形象的點明了幼兒學習童謠的最佳時期以及童謠對于幼兒成長的重要意義。幼兒敏感于“繆斯”的心性,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心和探索欲。童謠本身明白淺顯、形式簡短、音節和諧、朗朗上口的特點,也滿足了幼兒成長的生理和心理需求,可以說是對幼兒另一種形式的“母乳”的滋養,順應了兒童自然發達秩序。

老童謠之所以流傳久遠,首先在于它傳遞著一種生命最質樸的感受,這是一種親子之間從心底涌出的愛意,是一種共通的語言。牙牙學語的幼兒對世界的感知和認識,更多的來自聽覺和視覺,念或唱童謠給幼兒聽,是親子之間交流的最佳方式之一。幼兒伴隨著心靈滿足的豐富的語言體驗,沉浸在快樂之中。而這種經歷也會深刻的留在兒童記憶里,播下語言的種子。這就是幼兒會伴著媽媽輕輕哼唱的搖籃曲甜美的進入夢鄉,啼哭的嬰兒聽到有趣的童謠會咯咯地笑的原因所在。我想,這種真切的感受,是和親子閱讀圖畫書是一樣的。

其次,幼兒對童謠的喜愛還在于它的趣味性。在念唱之間,幼兒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欣賞童謠的樂趣。譬如文字的樂趣、模式的樂趣、想象的樂趣、角色認同的樂趣,思考的樂趣,甚至逃避的樂趣等等。《九九歌》,從一到九,是大人用來計算時令的,但在歌詠中,沒有任何的抽象的季節、月份、天氣等的概念。“冰上行走”、“掩門叫狗”、“袖內拱手”、“犁牛遍地走”,這是多么真切的生活體驗啊,自然也不需要刻意的記憶和背誦了。另外,童謠不同的句式表達和修辭手法,字、詞、句、節奏和韻律的重復、顛倒,詼諧幽默,形象逼真,能使幼兒獲得一種游戲的快樂。問答調:“什么魚過河夸大口?鯰魚過河夸大口。什么魚過河一支槍?長魚過河一支槍。”連鎖調:“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里有個缸……”老童謠以這種天然的方式釋放著快樂,使幼兒在愉悅、嬉戲中認知自然,辨識地理,掌握技能,自由成長。

當然,《老童謠》的重大意義,還在于它所營造的無邊無際想象空間。幼兒一方面通過對歌謠的傳唱認知具體事物的形態,一方面通過文字所傳達的聲音、畫面、甚至氣味勾勒出幻想的世界。

《一園青菜成了精》:“辣菜疙瘩登基要坐殿,紅蘿卜也要做正宮。老白菜一看心好惱,一本奏給辣椒精。南苑葫蘆掛元帥,北苑冬瓜當總兵。挖豆拖著三環刀,豆角背著寶雕弓。”擬人化的比喻,使滿園的蔬菜彌漫著戰斗的硝煙,一場大戰一觸即發,好不熱鬧!這是一種屬于兒童的“狂野”樂趣,對于兒童來說,逃避“常規”是一種隱秘而巨大的樂趣,給兒童在想象中挑戰規則的自由,而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培養的想象力將成為他們日后創造力的源泉。

《老童謠》的歌謠原汁原味,天文地理,自然風物,時令節氣,生活百科,搖籃曲,童話詩,童真童趣,包羅萬象,仿佛將整個鄉野、古樸、幽靜的“民間”擺在了我面前,我有點不知所措,眼花繚亂了,可是細細讀來,又讓人愛不釋手。令我感動的還有作者精辟獨到的點評,他多么像這些童謠的母親啊,孩子們所有的心思他都看得透透的,絕不“撒上愛國保種的胡椒末”,更沒有教條式的絮叨,他只是娓娓的道來,不假雕飾,任其恣意玩耍,自由自在。令我不忍釋卷的還有童謠的圖畫,這或許是最相得益彰的搭配,最精準最完美的闡釋。畫家的圖畫決然不是精致,因為他是站在兒童的視點上的,孩童對萬事萬物的好奇和欣喜、蓬亂的頭發、嬉戲的情態,無拘無束的笑容甚至未完全脫落的乳牙都是那么熨貼,讓你的整個雙眼都溢滿了色彩。還有,我一遍遍端詳的民俗物品:風車、陶罐、竹籃、泥人、風箏、布老虎皮影等等,還有,在書的側面呼之欲出的大公雞和小老鼠,亦是那么的可愛和俏皮。

在浮躁功利的現代社會,科技產品電視、電腦、手機等越來越多的成為孩子的保姆和游戲的伙伴,流動的影像使孩子喪失了語言表達的欲求和思考的動力,缺少了心靈的聯想和想象。《老童謠》的重唱,給現代兒童帶來了新的氣息,讓孩童更多的了解世界的多元性,體味鄉村生活的多姿多彩和無限樂趣。它不僅是一本幼兒啟蒙書籍,也是成年人遙遠童年的回憶,更是溝通現代親子關系的橋梁。

作者嘔心瀝血的搜集,編者精心的挑選制作,我們才能有幸讀到這一本本精致的老童謠,這是寶貴的財富和幸福的擁有。這不是簡單的童謠的堆積,而是時間沉淀之后民間文學的精華。這記錄的不僅是治學者對民俗的珍惜和呵護,更包含了學者對傳承民間文化的責任和擔當以及出版人對現代兒童精神成長的關愛。

老童謠,歲月的淘洗,仍世代綿延,經久不衰,常讀常新。永恒的愛撫和親昵,永遠的牽掛和惦念,永遠不老的童謠。

 

上一篇:《我們小時候》編者的話
下一篇:每棵青草都有自己的骨頭

宝马论坛二生肖中特